一個半百男人的故事

撰文:陳木隆

攝影:陳木隆

 

人生擺渡,把握當下,盡情揮灑,如詩如畫。

 

 

 

 

 

 

悶熱的午后,他躺在沙發上,任由電風扇吹著,在似睡非睡中暗暗自忖「傍晚到魚市場幫人家賣些魚,分點錢後,到附近的海產店喝酒去。」這樣的日子不知已經過了多少年,漁村的人們只知道他平常愛喝酒,迄今仍是個王老五,一個人飽全家皆飽,卻常常過著入不敷出的日子,鮮少有人知道他曾經有段意氣風發的年少歲月呢!

他才跨過半百之年,就已滿頭灰白,形銷骨立的模樣,總是讓人誤以為他已經七老八十了。多年的糖尿病,有一搭沒一搭地就醫、吃藥,弄得一身的消瘦、滿臉的憔悴,看起來要比實際年齡大上很多很多。

漁業發達年代,他們全家從小島搬到漁村定居,父親是個打拚又實在的漁夫,從小船員一路做到船長、船東,再成為船公司、冷凍廠的大老闆,一手開創家大業大的局面。一家老小,也因為這樣的庇蔭,過了好一陣子的寬裕日子。

那一段日子裡,正是他最最風光的時候了。身上隨時帶著些鈔票,一群要好的同儕朋友,吃的、喝的,甚至用的,全都靠他。除了家裡有錢之外,他從高職畢業之初,初入社會與人做生意,也特別順遂,賺錢特別容易,稍微動點唇舌,賣點貨物,就有幾萬塊入帳。

奈何好景不常,打從當兵伊始,幸運之神好像不再眷顧他了。先是在軍中開車撞到人,出了人命,他被判了軍法,入監服刑。一直到退伍,已經比別人多當了好幾年兵。

就在他重返社會的那幾年,頗有規模的家業,也開始走下坡了,而他先後經營的養殖、魚貨買賣事業,也每況愈下,一而再、再而三的虧損,弄得他信用破產,舉債度日。曾經異想天開,迷戀六合彩,想要一舉翻身,只是愈賭愈大,愈輸愈多,搞到債台高築。

一些昔日的同儕至友,能幫上忙的,莫不竭力相助,明知有去無回,只是杯水車薪,總會把錢借給他。然而,日子久了,才知那根本是個大窟窿,再多的資助,都無法填滿的無底洞。朋友們發現,他始終改不了貪杯易怒的壞毛病,把一些資助拿去喝酒、抽煙、嚼檳榔,甚至連健保費也無法繳了。

最糟糕的是,他常因為喝得酩酊大醉,與酒伴、外勞,甚至家人發生口角、起衝突,弄得「眾叛親離」,孑然一身。於是乎,來自友人、家人的資助少了,原本賴以為生的老竹筏也賣了,日子愈過愈清苦,只好到魚市場幫人家賣魚。運氣好的話,一天可以分個幾百塊;如果生意不好,就只有摃龜認命了。

看到他現在的樣子,實在讓人很難想像他在那段年少輕狂的歲月裡,是多麼的意氣風發,多麼的春風得意。那個時候的他,俊俏中帶著滿是自信的外表,能言善道的口才以及多金風流的闊氣,讓他在感情路上,成為箇中的佼佼者,同時周旋於眾女人當中。

在他幾個喜歡的女人當中,有的美麗動人,有的秀外慧中,叫他難以取捨,猶豫不決,意亂情迷的好一段日子。當他選擇一位同鄉至愛論及婚嫁時,卻因家長的反對,情緣難續,弄得伊人遠走他鄉,琵琶別抱。當他回頭再尋其他舊愛,已是芳蹤遠去,嫁作人婦,為時晚矣。

身為男人,一生追求的,無非是愛情、家庭、事業。他情場失意,迄今未娶,加上事業失敗、疾病纏身,昔日那股旺盛的鬥志早已消失殆盡,每天除了幫人賣點魚貨,什麼也不想做了。那曾經想要娶妻生子的念頭,早已煙消霧散。

漁村的下午,當魚市場人聲鼎沸之時,總會看到他頂著一頭白髮,守在魚堆旁,招呼著來來往往的客人買魚;賣完了魚,就到漁村的海產店,找人喝酒或是獨自暢飲。對他而言,沒有吃飯沒關係,沒酒喝可不行。就這樣,不知過了幾個寒暑,來看他的同窗摯友漸漸變少了,每天和他相伴的是菸、酒和檳榔,少了益友,多了損友,不知何時才會覺醒?

「百年那得更百年,今日還須愛今日」看他現在的樣子,還是有一些好友、至親在默默期待著,期待他能夠早日振作,過個正常的日子,至少能夠養活自己,希望他不要再喝了。

Share This Post

1 關於 “一個半百男人的故事” 的評論

  1. 寫得好!

    我們心中都藏著千山萬水

    蜿蜒曲折 難以攀行

    不是順著兩行淚水

    就能找到方向
    — 杜十三。傷痕

    有空到我家吧http://tw.myblog.yahoo.com/soongda/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