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哉!小琉球的潮間帶!

撰文.攝影:陳木隆

 

 

 

小琉球的潮間帶令人著迷。

前些日子,再度回到故鄉小琉球,那個始終靜靜浮懸在屏東外海的小島。此行特別在昔日同窗的陪同下,重新暢遊浪來浪往的潮間帶,那是睽違已久的美麗境地,那兒有我許多難忘的童年往事,如今仍然像個二八佳人一般,散發出陣陣的魅力,叫人不去想她、不想一親芳澤,實在很難!

小時候,只要夏天一到,每天盼呀望的,就是吃完午飯之後,跟著左鄰右舍的同伴一起到海邊戲水。我們總是全身僅穿著一條小內褲盡情地游泳戲水,總是在退潮時段,趁著整片潮間帶全都露了出來之際,選個比較大的池狀水域一躍而下,享受那股莫名的快感與清涼。

漁村的孩子和大海有著特別的情感與緣份,每當到海邊戲水的同時,也常常光著腳鴨子在潮間帶尋尋覓覓,尋找些魚、貝、蝦、蟹,運氣好的話,還可帶些海產回家加菜哩!

那個時候,我們總會在怪石嶙峋和清澈見底的海溝、石洞中,看見各式各樣的海中生物,有:海兔、海星、海螺、寄居蟹、海蔘、海膽、海蜈蚣、螃蟹、海藻以及色彩繽紛的珊瑚群、優游水中的大小魚兒,還有扭腰擺臀的「西班牙舞者」,真是熱鬧極了。

◣潮間帶之美,遠近高低各不同;「西班牙舞者」扭腰擺臀盡情跳舞。

時至今日,這些海裡的動植物,對我而言,就像多年未見的老友,那一張張臉孔、一副副模樣,再熟悉不過了( 雖然海蔘的模樣依然令我退避三舍)。但是,農村長大的內人,算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回」,對著眼前的花花世界驚嘆不已,一腳踩進這片海角濕地,充滿初來乍到的驚奇與喜悅,儘管海石崢嶸,一路崎嶇難行,幾度踉蹌欲跌,依舊笑逐顏開,像個逃家貪玩的孩子,頻頻發出讚嘆與尖叫。看她雙眸顧盼生輝,透著大病初癒的燦然,在嬌陽照射下,更顯晶亮。

她一會兒捧起馬糞海膽、海兔;一會兒拾起畚箕螺、尖頭螺,還有一些不知名的大小貝類;一會兒又去撥弄「西班牙舞者」,那奇妙的軟體動物,有著紅白相間、狀似裙襬的身子,平時隨波漂移,總是依附在海藻叢邊,動也不動,可是一旦被外力觸動,就會舞動全身,像極了佛朗明哥舞者的裙襬,在屬於她的海中舞台上,隨著大自然的韻律節拍在觀眾面前盡情的搖擺扭動,令人為之驚艷。

漲潮之前,滿懷依依不捨離開了潮間帶,這回選個海邊高岩當起了看海遊客。傍晚的小島,夕陽斜照,海面上黃燦燦的一片,煞是絢爛美麗。看著面前的浪潮淹沒了潮間帶,不禁想起今天相會的海中朋友們,不知怎麼樣了?應該還是各自逍遙自在吧!站在臨海高處,或近或遠的環顧張望,海水由金黃轉為湛藍,那一大片的藍,一直藍到海天交會處,水面點點漁舟緩緩滑行、幾隻飛鳥掠過海面,趕在夜幕低垂前,返港歸巢。

佇立良久,看著想著,心緒拉到從前,神遊過去。一直到有群遊客走過身旁,才回過神來。心想玩了一天,也該準備到親友家作客休息了,然而正要轉身離去之際,海面起了變化,好像有東西在浮動著,趕緊定睛細瞧,竟是綠蠵龜呢!再仔細一瞧,我的天啊!竟然不只一隻,而且還此起彼落地探頭探腦,儘管各處水岸,牠們卻和人們走得好近好近,就像是鄰家玩伴,一起玩著捉迷藏的遊戲哩!

◣小琉球的潮間帶依舊多元熱鬧。

這些年來,回小島幾趟,每次都有不同的感受,感覺小島上的一切都在改變,都在與時俱進。島上的衛生環境、經濟生活,已漸入佳境。居民對於海洋生態,從早期的炸、毒、濫捕與破壞,演變迄今開始有了保育觀念,人與海洋、人與生物、人與環境之間,多了幾分友善。

反觀自己,似乎也在改變。小時候愛玩、愛吃,看見海中貝類,腦海裡第一個想的,就是怎麼去吃牠?最好多撿幾粒回家,好與家人、童伴一起分享?!現在可就不一樣了,看著牠們披著厚厚的外殼,像一棟棟隨處移動的房子,又似一套套永不換洗的衣裳,有大有小,或華麗或質樸,各自安居,各得其樂;在濤聲微弱、波光粼粼中,又幻想牠們是大海的耳朵,正細細傾聽人們如何在說長道短呢!

此行,能夠看到潮間帶水族的興盛與熱鬧,看見綠蠵龜不再遠遠的躲著人類,這真是個好現象,真是回歸大自然的徵兆。島上居民不再只是守著大海捕獵,他們愈來愈清楚的知道,觀光在發展,經濟在起飛,觀念也要跟著調整與改變,尤其是那些得天獨厚的海洋資源,是吸引遊客最重要的觀光賣點與誘因,那是上天的賜予,那無可取代的恩賜,能不好好的保護嗎!?

 

Share This Post

12 關於 “美哉!小琉球的潮間帶!” 的評論

  1. 木隆:
    童年是創作靈感取之不盡的泉源。
    這是世界上很多作家共同的體驗,好好把你在小琉球的童年寫下來吧!
    敏顯

  2. 原來您是小琉球人,上次去都沒看到這麼美的地方,不過我還是很喜歡您的故鄉,有機會一定要再去。

  3. 小琉球想了好幾年,一直沒去過,我曾經提過台灣人必遊的島嶼之旅:台澎金馬.外基東南.小蘭綠龜坵,可惜還好幾個島沒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