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個半百女人的故事

撰文.攝影:陳木隆 

她,今年五十又三,未婚。不知有多久,她就獨自住在祖先留下來的老舊房子,家中除了臥房之外,客廳內只有電視一台,三兩隻椅子,湊合著一張小茶几,幾個杯子,生活簡單,家當也簡單。

▲紫顏一朵,迎風搖曳,孤芳自賞,那一季的燦爛……還是化作春泥!

因為天生就是個大近視,又不喜歡戴眼鏡,更不愛與人打交道,長年以來,她就過著晝伏夜出的日子。白天窩在家裡看股市行情,那是她非常重要的經濟來源;夜裡,她經常走一段路到24小時營業的超商採購些吃的、用的,大半夜的街頭,常常只見她拖著略微發福的身軀,踽踽而行。

她,朋友很少,看電視是最大的樂趣與消遣,螢光幕裡無論演的是哪一齣、哪一部,總是看到入迷,看到捨不得上洗手間、捨不得睡覺,也因此總是趴在電視機前面,習慣性地相看兩不厭,窮其上千度的視力,目不轉睛地盯著每個節目、每個環節,說什麼都不願意錯過任何的枝微末節、任何的浪沫餘花。電視看累了,也不願意回房休息,就直接趴在電視機前睡著了,任由電視看著她。此情此景,在那老舊的房舍裡,早已司空見慣,一演再演。

她的飲食也很簡單,拎個便當回家,先來個飯菜分離,白米飯再加些水放進電鍋裡熬粥,吃粥配菜,就能過一天。一個人飽,全家就飽。

小時候就看著父母吵吵鬧鬧長大的她,始終對母親懷著不諒解,恨母親把她生下來,一直抱怨母親既然婚姻不美滿為何要把她生下來?就因為看到這段充滿矛盾與無奈的姻緣,讓她產生莫名的「恐婚症」,今生今世抱持「不婚主義」,也未曾想過要轟轟烈烈地談一場戀愛,更不去想什麼男歡女愛的那檔事兒。

那幾位朋友中的朋友,勸她對母親不能恨,也不能怨。然而,一番的苦口婆心,卻總是「誨爾諄諄,聽我藐藐」未起任何作用,甚至惹得她當場變臉,一陣疾言厲色,拂袖而去。

儘管這位堅持不結婚的女子是個夜行性動物,很少逛街,可她卻有著全天下女孩普遍都有的天性─愛穿漂亮的衣服。只是,她那一身的穿戴,並非到服飾店買的,也非名牌,而是自己買布請自己信任的裁縫師量身定作的,自己愛穿什麼款式就作什麼款式,愛怎麼穿就怎麼穿,哪怕只是孤芳自賞,也能自得其樂,全然不管別人怎麼看。

有一天,家裡遭小偷了,翻箱倒櫃地弄得一屋子的亂,她那些最為心愛的衣服也被大肆翻動,就連貼身夜衣睡褲也被弄得一團糟,嚇得她久久不敢回家,更憑著女人的直覺,感覺那些衣物被動過手腳、被弄髒了,一件也不想再穿。

一般人遇到此等遭遇,必會馬上報警追查,但她竟然不敢報警,理由是怕那些狗賊回來找她報復!叫人聽了啼笑皆非,真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什麼。最後,在左鄰右舍的勸說下,才找來母親和她一起去派出所報案。儘管,一直沒有破案,全案一如預料地石沈大海,但是看看這位世間奇女子啊!當她遇到忐忑不安的麻煩事兒,終究還是想到媽媽,那個讓她一恨再恨的媽媽呀,還是得拖著老邁的身子到警所走完報案程序啊!

還記得詩經小雅 蓼莪:「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長我育我;顧我復我,出入腹我。欲報之德,昊天罔極!」是啊!父母恩德就像天一樣地浩瀚無邊,世間多少子欲養而親不待的憾事,悔煞無數為人子女者,雖說道理人人皆懂,它卻一再的發生,而且自古皆然!真是奇哉怪哉?!

Share This Post

7 關於 “又一個半百女人的故事” 的評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