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半百女人的故事

圖&文:陳木隆

 

枝頭獨處,極目顧盼……無言!唯有蕭瑟一片!

她50歲,尚未出嫁,個性善良,善良到一隻養來當寵物的麝香豬暴斃後,能夠撫屍痛哭了好幾個鐘頭。年輕時就習得一身好裁縫,靠著這項絕活幫人改衣服、作衣服,賺錢糊口。

生活單純到不行的她,平常與弟弟住在同個屋簷下,其他的家人─父母、兄嫂住在別處。姐弟二人原本相處融洽,過了一段平靜又規律的生活;奈何弟弟精神上出了問題,狀況一來就亂砸東西。

起先,她都忍氣吞聲,默默承受弟弟不定時的發作。直到有一天,弟弟又抓狂了,砸毀了家裡的玻璃門,她驚覺到再放任下去,弟弟的病情只會愈來愈嚴重,她的安全也會受到威脅,於是乎,連絡家人和警察、救護車,把弟弟強制送醫。

住院一陣子的弟弟,情況好轉,出院與她同住。然而,令人頭痛的是,弟弟不願吃藥,也不願意再去回診,因為他自己認為根本沒有病。

就這樣,一天過了又一天,弟弟的病情還是日愈嚴重,破壞的東西愈來愈多,甚至用利器刺破她的摩托車坐墊,刺破別人停在家門前的車輪,害得她花錢跟車主和解。

弟弟不但未加感恩,反而變本加厲。這種精神上的煎熬,突然讓她想要找個可靠的男人出嫁。不知是巧合,還是上天的作弄,有一天在公園運動時,眼前閃出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身影,那是她初戀卻沒有結果的男人,30多年未見,兩人相遇無語,形同陌路,竟至前緣未續。

最近,弟弟突又抓狂,砸破她房間梳妝台的鏡子,拿剪刀剪破她晾曬的衣服,家裡再度一片狼藉,這回真的嚇得她不敢回家住了。這回雖有警察及家人趕來處理,可是並未強制送醫。弟弟甚至揚言,如果把他送醫就要自我了斷。

悲憤交加的她,在朋友的家暫住兩宿之後,在警察的陪同下回家打包行李,接著又到民宿住了幾天,趁此放空,好好撫平心緒。朋友勸她乾脆搬離開那個令她傷心的家,先保自身安全要緊,乾脆到外面租房子住,兼做裁縫養自己。

她似乎有所顧忌,未能接受朋友的建議,理由是搬那些機器很麻煩,而且放不下那個家……。唉!看著她那空洞無神的雙眼,真不知道,到底在想什麼。那個有家歸不得,卻又不願搬家的女人呀!真的不知在想什麼?在堅持什麼……………應該還是放心不下弟弟吧!?

Share This Pos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