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鄉看小琉球「迎王祭」有感

撰文.攝影:陳木隆

▼小琉球島上的奇岩海景。

2

 「三年一科」的小琉球「迎王祭」,有幸躬逢其盛。返鄉重溫兒時舊夢,盛會雖已落幕許久,腦海依然浮現那一幕幕虔誠迎神遶境的陣頭與神情,有老有少,更有從外地趕回來的青壯遊子。在許許多多的身影中,一位兩歲小女孩舞弄「輦傘」的模樣,讓我想起那一段模仿當乩童的童年,那是經常令人睡眼含笑的歲月,如果拍成電影肯定很精彩、很叫座,說不定還會得到金馬獎哩。

 

 3

▲島上迎王盛會,信徒跪地鑽神轎。

十一月七日,返回小琉球的路程,似乎不像以前那麼順遂。因逢假日,遊客很多,在地人、外地人全都擠在碼頭,爭相搭船渡海參與盛會。候船室前,停滿了機車佔去大半空間,滿滿的人潮被鐵門阻絕在門外,馬路上全是等著上船的民眾;探頭往內望,候船室也是黑壓壓的,都是人。裡裡外外,只能用一團亂來形容。

▼東港碼頭候船室裡裡外外擠滿人潮,與佔去大片空間的機車,亂成一團。

4

 更離譜的是,竟然沒有看見任何單位派人出來維持秩序,也沒有一個有效的應變措施,任憑遊客無論先來後到,不斷地推呀擠的,怨聲四起,讓我這個離鄉多年的遊子實在不敢領教。在此苦口婆心的建議屏東縣政府、東港鎮公所、琉球鄉公所、警察局、渡輪公民營單位,能在下次迎王祭或重大節日,共同協調出一套便民的乘船機制,提昇服務品質。 

很抱歉,跟大家先發了一陣牢騷,因為連日忙碌,實在忍很久了。現在還是言歸正傳,談談這趟返鄉之行吧!

 「三年一科」的小琉球迎王盛會,從「請水」、「遶境」、「迎王船」、「送王」共有七天。其中的遶境活動,分四天輪流在島上四大角落登場,家家戶戶準備豐盛的點心和涼水,任人取用,完全免費,成為非常有名的迎神文化,與島上奇岩美景一樣,都是吸引觀光客的重要賣點。

▼迎神隊伍所到之處萬頭鑽動。

5

 島上大小廟宇、神壇,各路神明、神轎全都出動,有「觀音菩薩」、「池府千歲」、「溫府千歲」、「哪吒三太子」、「濟公」、「土地公」、「十三太保」、「水仙尊王」、「三仙姑」,以及車鼓陣、宋江陣等等迎神隊伍與陣頭,所到之處「輦傘」舞動,浩浩蕩蕩,人山人海,煙霧繚繞。信眾們滿懷虔敬,或夾道焚香,或跪地鑽神轎,人聲、鑼鼓聲、鞭炮聲不絕於耳,熱鬧極了。 

年僅兩歲的蔡巧恩小妹妹,家住天福村「番仔厝」一帶,看著各路迎神隊伍種種「跑輦」、「弄輦傘」的舉動,耳濡目染之下,習得迎王陣頭中的「弄輦傘」功夫,看她拿著一把小「輦傘」在自家門前盡情舞弄,時而彎腰、擺身,時而繞圈、踩步,有模有樣,逗得大人們捧腹大笑。

▼我叫蔡巧恩,今年兩歲,大家看我弄輦傘的功夫如何啊?

1 蔡巧恩小妹妹,上一科迎王祭尚未來到這個美麗的世界。換句話說,她是在這一科才目睹這場宗教盛事,短短數日,就會拿起小「輦傘」舞弄一番,不得不令人驚嘆她的模仿能力,以及島上宗教信仰的感染力,的確不同凡響。 

蔡小妹妹「弄輦傘」,讓我想起小時候在漁福村的日子,那是一段無憂無慮的童年時光。經常焢土窯、玩泥巴、燒雜草、打陀螺、放風箏,幫忙撿柴火、打水、養羊、養雞鴨。於今想起,臉上總會泛起笑意,因為真的很好玩,雖然晚上讀書寫字,要點油燈或點蠟燭。

 島上醫療資源缺乏,居民大多靠海維生,求神問卜成為家家戶戶的生活重心,常可見到扶輦起乩的畫面,那是我腦海中熟悉的畫面。那些年的島上生活,跟著玩伴辦家家酒、用泥巴捏神像,當然還會學大人當乩童,幾個小男生打赤膊假裝神明附身,雙眼微閉地搖頭抖身,有時還用刺竹當神器,往自己背部打,雖然很痛,甚至見血,還是忍痛裝勇敢,畢竟小小年紀還是要面子的;有時愈玩愈起勁,撿來枯枝柴火,學大人「過火」,這會兒每位赤腳跑過火堆的小男生們,可就痛得哇哇大叫了,再也顧不得旁邊有小女生在看呢。

▼從高處遠眺,海邊遊客點點。

6

 那段童年時光,在荒唐中透過濃濃的樂趣,盡管昔日的玩伴已經各奔前程,散居各地為人父母,有的已然離世,但無論如何,都令我感恩再三,感謝他(她)們陪我在小琉球演了這段「兒戲」,這段令我百看不厭、永不下檔的好戲。

Share This Pos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