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連幾個下雨天

圖.文:陳木隆

 

(▲一連串的灰與濕,消散不去,好期待那一抹繽紛與燦爛。)

 

一連幾個下雨天 幾許心情 灰灰的 濛濛的 

一個旅人 三兩個行囊 重重的 沈沈的 

一張光碟 幾曲旋律 柔柔的 睏睏的

一杯咖啡 幾塊餅乾 香香的 甜甜的

一叠白紙 幾行思念 幽幽的 長長的

一條巷弄 幾條身影 縮縮的 瑟瑟的

一連幾個下雨天 幾件衣服 濕濕的 縐縐的

一處陽台 三兩株盆栽 靜靜的 雅雅的

一本小說 幾段情節 淒淒的 惻惻的

一壺清茶 幾個杯子 清清的 淡淡的

一泓溪流 幾支釣竿 彎彎的 細細的 

一片天空 幾隻飛羽 輕輕的 飄飄的

又一連幾個下雨天 幾番晝夜 陰陰的 冷冷的

一彎小橋 三兩艘舟筏 晃晃的 盪盪的 

一台電腦 幾幕畫面 雜雜的 亂亂的 

一尊神佛 幾根燭火 爍纅的 閃閃的

一間斗室 幾張照片 舊舊的 黃黃的

一鍋清粥 幾碟小菜 熱熱的 暖暖的

那一連幾個下雨天 偶然幾道陽光 燦燦的 亮亮的

一池水塘 三兩尾游魚 懶懶的 散散的

一扇窗扉 幾款紅顏 憂憂的 鬱鬱的

一方素帕 幾縷相思 慼慼的 綿綿的 

一抹無奈 幾聲輕嘆 淺淺的 怯怯的

一汪湖水 幾圈漣漪 圓圓的 漾漾的

一連幾個下雨天過後 還是一連幾個下雨天

那一連幾個下雨天過後 還是一連幾個下雨天

一直等待………等待那一連幾個下雨天過後 會有陽光灑落

………灑落滿天的燦爛 灑落一地的晶亮

還是一直等待………等待那一連幾個下雨天過後 再有陽光灑落

………一直有陽光灑落………陽光灑落………一直灑落

Share This Post

一個半百男人的故事

撰文:陳木隆

攝影:陳木隆

 

人生擺渡,把握當下,盡情揮灑,如詩如畫。

 

 

 

 

 

 

悶熱的午后,他躺在沙發上,任由電風扇吹著,在似睡非睡中暗暗自忖「傍晚到魚市場幫人家賣些魚,分點錢後,到附近的海產店喝酒去。」這樣的日子不知已經過了多少年,漁村的人們只知道他平常愛喝酒,迄今仍是個王老五,一個人飽全家皆飽,卻常常過著入不敷出的日子,鮮少有人知道他曾經有段意氣風發的年少歲月呢!

他才跨過半百之年,就已滿頭灰白,形銷骨立的模樣,總是讓人誤以為他已經七老八十了。多年的糖尿病,有一搭沒一搭地就醫、吃藥,弄得一身的消瘦、滿臉的憔悴,看起來要比實際年齡大上很多很多。

漁業發達年代,他們全家從小島搬到漁村定居,父親是個打拚又實在的漁夫,從小船員一路做到船長、船東,再成為船公司、冷凍廠的大老闆,一手開創家大業大的局面。一家老小,也因為這樣的庇蔭,過了好一陣子的寬裕日子。

那一段日子裡,正是他最最風光的時候了。身上隨時帶著些鈔票,一群要好的同儕朋友,吃的、喝的,甚至用的,全都靠他。除了家裡有錢之外,他從高職畢業之初,初入社會與人做生意,也特別順遂,賺錢特別容易,稍微動點唇舌,賣點貨物,就有幾萬塊入帳。

奈何好景不常,打從當兵伊始,幸運之神好像不再眷顧他了。先是在軍中開車撞到人,出了人命,他被判了軍法,入監服刑。一直到退伍,已經比別人多當了好幾年兵。

就在他重返社會的那幾年,頗有規模的家業,也開始走下坡了,而他先後經營的養殖、魚貨買賣事業,也每況愈下,一而再、再而三的虧損,弄得他信用破產,舉債度日。曾經異想天開,迷戀六合彩,想要一舉翻身,只是愈賭愈大,愈輸愈多,搞到債台高築。

一些昔日的同儕至友,能幫上忙的,莫不竭力相助,明知有去無回,只是杯水車薪,總會把錢借給他。然而,日子久了,才知那根本是個大窟窿,再多的資助,都無法填滿的無底洞。朋友們發現,他始終改不了貪杯易怒的壞毛病,把一些資助拿去喝酒、抽煙、嚼檳榔,甚至連健保費也無法繳了。

最糟糕的是,他常因為喝得酩酊大醉,與酒伴、外勞,甚至家人發生口角、起衝突,弄得「眾叛親離」,孑然一身。於是乎,來自友人、家人的資助少了,原本賴以為生的老竹筏也賣了,日子愈過愈清苦,只好到魚市場幫人家賣魚。運氣好的話,一天可以分個幾百塊;如果生意不好,就只有摃龜認命了。

看到他現在的樣子,實在讓人很難想像他在那段年少輕狂的歲月裡,是多麼的意氣風發,多麼的春風得意。那個時候的他,俊俏中帶著滿是自信的外表,能言善道的口才以及多金風流的闊氣,讓他在感情路上,成為箇中的佼佼者,同時周旋於眾女人當中。

在他幾個喜歡的女人當中,有的美麗動人,有的秀外慧中,叫他難以取捨,猶豫不決,意亂情迷的好一段日子。當他選擇一位同鄉至愛論及婚嫁時,卻因家長的反對,情緣難續,弄得伊人遠走他鄉,琵琶別抱。當他回頭再尋其他舊愛,已是芳蹤遠去,嫁作人婦,為時晚矣。

身為男人,一生追求的,無非是愛情、家庭、事業。他情場失意,迄今未娶,加上事業失敗、疾病纏身,昔日那股旺盛的鬥志早已消失殆盡,每天除了幫人賣點魚貨,什麼也不想做了。那曾經想要娶妻生子的念頭,早已煙消霧散。

漁村的下午,當魚市場人聲鼎沸之時,總會看到他頂著一頭白髮,守在魚堆旁,招呼著來來往往的客人買魚;賣完了魚,就到漁村的海產店,找人喝酒或是獨自暢飲。對他而言,沒有吃飯沒關係,沒酒喝可不行。就這樣,不知過了幾個寒暑,來看他的同窗摯友漸漸變少了,每天和他相伴的是菸、酒和檳榔,少了益友,多了損友,不知何時才會覺醒?

「百年那得更百年,今日還須愛今日」看他現在的樣子,還是有一些好友、至親在默默期待著,期待他能夠早日振作,過個正常的日子,至少能夠養活自己,希望他不要再喝了。

Share This Post

尋找失去已久的感覺

撰文:陳木隆

攝影:陳木隆

 

(▲老僧入定,神遊遠方,物我兩忘,無比自在。)

已經很久沒有那種感覺………那種來生還想相遇的感覺!

好想獨自一個人去旅行 尋找那失去已久的感覺………

那個發自內心深處的共鳴 不知何時才會回來?

 幾個明天過後 還在原地打轉 還在旋渦裡掙扎跌撞!

已經很久沒有看到乍雨還晴的那道彩虹 久候的快門找不到紅橙黃綠 也沒有所謂的………藍靛紫

縱使尋她千度百度 怎麼都是一幕幕的黑與白?怎麼都是一幕幕的白與黑?

手上的選台器一按再按 螢幕一變再變 始終索然 始終無趣!

不知是從哪個時候開始的 夜變得好長好長 黎明總是姍姍來遲

獨腳戲的日子 在初春的嬌陽下停歇 卻在夏夜的那場大雨中重演………

明知那趟旅行是那麼的遙不可及 那麼的虛無縹緲 還是很想獨自去旅行!

不再奢望找回那種感覺 那個今生今世恐怕無法再有的感覺

驀然細數 半生行囊 沈重依舊 怎麼沒有任何雲彩?!

或許………

那一趟能夠成行的旅行會帶回一些什麼吧?

也或許………

在遙遠的一方有段前生註定的不解之緣 正在等著有緣人的到來?

又或許………已經沒有或許………從此沒有或許………再也沒有或許………

沒有或許!

Share This Post

美哉!小琉球的潮間帶!

撰文.攝影:陳木隆

 

 

 

小琉球的潮間帶令人著迷。

前些日子,再度回到故鄉小琉球,那個始終靜靜浮懸在屏東外海的小島。此行特別在昔日同窗的陪同下,重新暢遊浪來浪往的潮間帶,那是睽違已久的美麗境地,那兒有我許多難忘的童年往事,如今仍然像個二八佳人一般,散發出陣陣的魅力,叫人不去想她、不想一親芳澤,實在很難!

小時候,只要夏天一到,每天盼呀望的,就是吃完午飯之後,跟著左鄰右舍的同伴一起到海邊戲水。我們總是全身僅穿著一條小內褲盡情地游泳戲水,總是在退潮時段,趁著整片潮間帶全都露了出來之際,選個比較大的池狀水域一躍而下,享受那股莫名的快感與清涼。

漁村的孩子和大海有著特別的情感與緣份,每當到海邊戲水的同時,也常常光著腳鴨子在潮間帶尋尋覓覓,尋找些魚、貝、蝦、蟹,運氣好的話,還可帶些海產回家加菜哩!

那個時候,我們總會在怪石嶙峋和清澈見底的海溝、石洞中,看見各式各樣的海中生物,有:海兔、海星、海螺、寄居蟹、海蔘、海膽、海蜈蚣、螃蟹、海藻以及色彩繽紛的珊瑚群、優游水中的大小魚兒,還有扭腰擺臀的「西班牙舞者」,真是熱鬧極了。

◣潮間帶之美,遠近高低各不同;「西班牙舞者」扭腰擺臀盡情跳舞。

時至今日,這些海裡的動植物,對我而言,就像多年未見的老友,那一張張臉孔、一副副模樣,再熟悉不過了( 雖然海蔘的模樣依然令我退避三舍)。但是,農村長大的內人,算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回」,對著眼前的花花世界驚嘆不已,一腳踩進這片海角濕地,充滿初來乍到的驚奇與喜悅,儘管海石崢嶸,一路崎嶇難行,幾度踉蹌欲跌,依舊笑逐顏開,像個逃家貪玩的孩子,頻頻發出讚嘆與尖叫。看她雙眸顧盼生輝,透著大病初癒的燦然,在嬌陽照射下,更顯晶亮。

她一會兒捧起馬糞海膽、海兔;一會兒拾起畚箕螺、尖頭螺,還有一些不知名的大小貝類;一會兒又去撥弄「西班牙舞者」,那奇妙的軟體動物,有著紅白相間、狀似裙襬的身子,平時隨波漂移,總是依附在海藻叢邊,動也不動,可是一旦被外力觸動,就會舞動全身,像極了佛朗明哥舞者的裙襬,在屬於她的海中舞台上,隨著大自然的韻律節拍在觀眾面前盡情的搖擺扭動,令人為之驚艷。

漲潮之前,滿懷依依不捨離開了潮間帶,這回選個海邊高岩當起了看海遊客。傍晚的小島,夕陽斜照,海面上黃燦燦的一片,煞是絢爛美麗。看著面前的浪潮淹沒了潮間帶,不禁想起今天相會的海中朋友們,不知怎麼樣了?應該還是各自逍遙自在吧!站在臨海高處,或近或遠的環顧張望,海水由金黃轉為湛藍,那一大片的藍,一直藍到海天交會處,水面點點漁舟緩緩滑行、幾隻飛鳥掠過海面,趕在夜幕低垂前,返港歸巢。

佇立良久,看著想著,心緒拉到從前,神遊過去。一直到有群遊客走過身旁,才回過神來。心想玩了一天,也該準備到親友家作客休息了,然而正要轉身離去之際,海面起了變化,好像有東西在浮動著,趕緊定睛細瞧,竟是綠蠵龜呢!再仔細一瞧,我的天啊!竟然不只一隻,而且還此起彼落地探頭探腦,儘管各處水岸,牠們卻和人們走得好近好近,就像是鄰家玩伴,一起玩著捉迷藏的遊戲哩!

◣小琉球的潮間帶依舊多元熱鬧。

這些年來,回小島幾趟,每次都有不同的感受,感覺小島上的一切都在改變,都在與時俱進。島上的衛生環境、經濟生活,已漸入佳境。居民對於海洋生態,從早期的炸、毒、濫捕與破壞,演變迄今開始有了保育觀念,人與海洋、人與生物、人與環境之間,多了幾分友善。

反觀自己,似乎也在改變。小時候愛玩、愛吃,看見海中貝類,腦海裡第一個想的,就是怎麼去吃牠?最好多撿幾粒回家,好與家人、童伴一起分享?!現在可就不一樣了,看著牠們披著厚厚的外殼,像一棟棟隨處移動的房子,又似一套套永不換洗的衣裳,有大有小,或華麗或質樸,各自安居,各得其樂;在濤聲微弱、波光粼粼中,又幻想牠們是大海的耳朵,正細細傾聽人們如何在說長道短呢!

此行,能夠看到潮間帶水族的興盛與熱鬧,看見綠蠵龜不再遠遠的躲著人類,這真是個好現象,真是回歸大自然的徵兆。島上居民不再只是守著大海捕獵,他們愈來愈清楚的知道,觀光在發展,經濟在起飛,觀念也要跟著調整與改變,尤其是那些得天獨厚的海洋資源,是吸引遊客最重要的觀光賣點與誘因,那是上天的賜予,那無可取代的恩賜,能不好好的保護嗎!?

 

Share This Post

又一個半百女人的故事

撰文.攝影:陳木隆 

她,今年五十又三,未婚。不知有多久,她就獨自住在祖先留下來的老舊房子,家中除了臥房之外,客廳內只有電視一台,三兩隻椅子,湊合著一張小茶几,幾個杯子,生活簡單,家當也簡單。

▲紫顏一朵,迎風搖曳,孤芳自賞,那一季的燦爛……還是化作春泥!

因為天生就是個大近視,又不喜歡戴眼鏡,更不愛與人打交道,長年以來,她就過著晝伏夜出的日子。白天窩在家裡看股市行情,那是她非常重要的經濟來源;夜裡,她經常走一段路到24小時營業的超商採購些吃的、用的,大半夜的街頭,常常只見她拖著略微發福的身軀,踽踽而行。

她,朋友很少,看電視是最大的樂趣與消遣,螢光幕裡無論演的是哪一齣、哪一部,總是看到入迷,看到捨不得上洗手間、捨不得睡覺,也因此總是趴在電視機前面,習慣性地相看兩不厭,窮其上千度的視力,目不轉睛地盯著每個節目、每個環節,說什麼都不願意錯過任何的枝微末節、任何的浪沫餘花。電視看累了,也不願意回房休息,就直接趴在電視機前睡著了,任由電視看著她。此情此景,在那老舊的房舍裡,早已司空見慣,一演再演。

她的飲食也很簡單,拎個便當回家,先來個飯菜分離,白米飯再加些水放進電鍋裡熬粥,吃粥配菜,就能過一天。一個人飽,全家就飽。

小時候就看著父母吵吵鬧鬧長大的她,始終對母親懷著不諒解,恨母親把她生下來,一直抱怨母親既然婚姻不美滿為何要把她生下來?就因為看到這段充滿矛盾與無奈的姻緣,讓她產生莫名的「恐婚症」,今生今世抱持「不婚主義」,也未曾想過要轟轟烈烈地談一場戀愛,更不去想什麼男歡女愛的那檔事兒。

那幾位朋友中的朋友,勸她對母親不能恨,也不能怨。然而,一番的苦口婆心,卻總是「誨爾諄諄,聽我藐藐」未起任何作用,甚至惹得她當場變臉,一陣疾言厲色,拂袖而去。

儘管這位堅持不結婚的女子是個夜行性動物,很少逛街,可她卻有著全天下女孩普遍都有的天性─愛穿漂亮的衣服。只是,她那一身的穿戴,並非到服飾店買的,也非名牌,而是自己買布請自己信任的裁縫師量身定作的,自己愛穿什麼款式就作什麼款式,愛怎麼穿就怎麼穿,哪怕只是孤芳自賞,也能自得其樂,全然不管別人怎麼看。

有一天,家裡遭小偷了,翻箱倒櫃地弄得一屋子的亂,她那些最為心愛的衣服也被大肆翻動,就連貼身夜衣睡褲也被弄得一團糟,嚇得她久久不敢回家,更憑著女人的直覺,感覺那些衣物被動過手腳、被弄髒了,一件也不想再穿。

一般人遇到此等遭遇,必會馬上報警追查,但她竟然不敢報警,理由是怕那些狗賊回來找她報復!叫人聽了啼笑皆非,真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什麼。最後,在左鄰右舍的勸說下,才找來母親和她一起去派出所報案。儘管,一直沒有破案,全案一如預料地石沈大海,但是看看這位世間奇女子啊!當她遇到忐忑不安的麻煩事兒,終究還是想到媽媽,那個讓她一恨再恨的媽媽呀,還是得拖著老邁的身子到警所走完報案程序啊!

還記得詩經小雅 蓼莪:「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長我育我;顧我復我,出入腹我。欲報之德,昊天罔極!」是啊!父母恩德就像天一樣地浩瀚無邊,世間多少子欲養而親不待的憾事,悔煞無數為人子女者,雖說道理人人皆懂,它卻一再的發生,而且自古皆然!真是奇哉怪哉?!

Share This Post

一個半百女人的故事

圖&文:陳木隆

 

枝頭獨處,極目顧盼……無言!唯有蕭瑟一片!

她50歲,尚未出嫁,個性善良,善良到一隻養來當寵物的麝香豬暴斃後,能夠撫屍痛哭了好幾個鐘頭。年輕時就習得一身好裁縫,靠著這項絕活幫人改衣服、作衣服,賺錢糊口。

生活單純到不行的她,平常與弟弟住在同個屋簷下,其他的家人─父母、兄嫂住在別處。姐弟二人原本相處融洽,過了一段平靜又規律的生活;奈何弟弟精神上出了問題,狀況一來就亂砸東西。

起先,她都忍氣吞聲,默默承受弟弟不定時的發作。直到有一天,弟弟又抓狂了,砸毀了家裡的玻璃門,她驚覺到再放任下去,弟弟的病情只會愈來愈嚴重,她的安全也會受到威脅,於是乎,連絡家人和警察、救護車,把弟弟強制送醫。

住院一陣子的弟弟,情況好轉,出院與她同住。然而,令人頭痛的是,弟弟不願吃藥,也不願意再去回診,因為他自己認為根本沒有病。

就這樣,一天過了又一天,弟弟的病情還是日愈嚴重,破壞的東西愈來愈多,甚至用利器刺破她的摩托車坐墊,刺破別人停在家門前的車輪,害得她花錢跟車主和解。

弟弟不但未加感恩,反而變本加厲。這種精神上的煎熬,突然讓她想要找個可靠的男人出嫁。不知是巧合,還是上天的作弄,有一天在公園運動時,眼前閃出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身影,那是她初戀卻沒有結果的男人,30多年未見,兩人相遇無語,形同陌路,竟至前緣未續。

最近,弟弟突又抓狂,砸破她房間梳妝台的鏡子,拿剪刀剪破她晾曬的衣服,家裡再度一片狼藉,這回真的嚇得她不敢回家住了。這回雖有警察及家人趕來處理,可是並未強制送醫。弟弟甚至揚言,如果把他送醫就要自我了斷。

悲憤交加的她,在朋友的家暫住兩宿之後,在警察的陪同下回家打包行李,接著又到民宿住了幾天,趁此放空,好好撫平心緒。朋友勸她乾脆搬離開那個令她傷心的家,先保自身安全要緊,乾脆到外面租房子住,兼做裁縫養自己。

她似乎有所顧忌,未能接受朋友的建議,理由是搬那些機器很麻煩,而且放不下那個家……。唉!看著她那空洞無神的雙眼,真不知道,到底在想什麼。那個有家歸不得,卻又不願搬家的女人呀!真的不知在想什麼?在堅持什麼……………應該還是放心不下弟弟吧!?

Share This Post

很久沒有這樣吃早餐

撰文.攝影:陳木隆

 ◣全然放開,海闊天空,無比自在。

這一天是放假天,但是不敢多睡。早早起床,草草梳洗後,拎著相機匆忙開車上路,目的地是到壯圍海邊採訪。因為時間有點來不及,顧不得早餐沒吃,就趕著工作,直到採訪完畢,突然感覺飢腸轆轆,而且手機未帶。

儘管沒有吃早餐,早已習慣,今天卻很不一樣。回程途中,雙手操握著方向盤,周遭景物像電影畫面,一幕又一幕地快速後移,腦中專注回想,究竟有多久沒有好好坐下來吃早餐了。

想了許久許久,之前那頓悠閒自在的早餐,早已模糊在忙碌的生活步調中,依稀彷彿記得的是─多年以前帶著妻兒外出旅遊,在一家投宿的旅館享用的早餐吧。於是乎,當下決定,要好好放鬆心情,吃一頓早餐,反正手機沒帶,不會有任何干擾。

那是一家再普通不過的早餐店,但見店裡三、四人忙這忙那,口中不斷招呼客人。雙眼盯著牆上的餐點牌子,豐盛極了,有西式,也有中式。未久,向店家點了煎蛋土司和奶茶,隨便找個空位坐了下來,蹺起二郎腿,看起了報紙,一派輕鬆自在。

這一餐用的時間不多,餐點也很簡單,身邊無人相伴,卻是全然的放鬆,沒有一絲干擾。此時此刻,豁然開朗,頓覺一個人的生活,一個人的世界,一個人的早餐,短暫的無拘無束,真的很不錯,真的很不錯哩。

Share This Post

「金鐘王」張翰揚的狐狸尾巴

 撰文.攝影:陳木隆

 

(▲帶著狐狸尾巴主持節目的翰揚。)

一個人一生當中,能夠得到一座金鐘獎就已經很不容易了,但是廣播人張翰揚卻是金鐘頻頻作響,累積到今年已經整整11座之多,不得不令人讚嘆:「真是太神奇了!翰揚!」這應該是全國、也是全世界得到金鐘獎最多的一位奇人吧。大家可能不知道,這位廣播名人曾經「露」出狐狸尾巴主持節目呢!

 張翰揚除了是正聲廣播電台的主持人之外,有時也會應邀主持一些重要的藝文、音樂活動,美聲幾已傳遍各個角落。充滿磁性的語調,字正腔圓,口齒清晰,餘音繞樑,久久迴盪,彷彿天生就是個廣播人。他不僅會主持節目,會唱歌,長相更是一派斯文。

 

(◣陶醉在歌唱情境中的翰揚。)

這位台南囝仔,淡江大學保險學系畢業,退伍後曾經在保險公司當業務員。然而,這段學以致用的日子並不長,僅僅4個月就辭職了。因為120天的保險業務,讓張翰揚發現保險這個行業並非他的興趣,就這樣毅然辭職,另謀他途。未久,就從報紙上看到正聲雲林電台正要招考播音員的消息。他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前往應考,結果就在38人當中脫穎而出,只有錄取他一人。

 1987年2月進入正聲雲林電台主持音樂節目〈愛樂之歌〉,翌年就入圍金鐘獎,雖然並未得獎,但卻對他產生莫大的鼓舞作用。張翰揚在往後的廣播生涯裡,節目愈作愈有信心,愈作愈有興趣,從此再也沒有離開過廣播。1991年,他來到正聲宜蘭台,開始新的廣播人生,不但跑新聞,還主持節目,更是金鐘獎的常客。

(▲登上「安達魯西亞號」採訪的翰揚。)

 張翰揚所得到的金鐘獎包括:1992年的企業廣告獎,那是他第一次得到大獎;2001年一口氣拿下新聞節目、非流行音樂節目主持人、非商品類廣告等三個大獎;2002年獲得社區節目獎;2006年得到商品類廣告獎;2007年獲得藝術文化節目、非流行音樂節目主持人獎;2008年再度蟬連非流行音樂節目主持人獎;2010年又得到非流行音樂節目、非流行音樂節目主持人獎。

 大學念的是保險,卻當了23年的廣播人。踏入職場之初,張翰揚深深覺得「無法學以致用」,這麼多年下來,更加確定「廣播才是他的人生」。也的確,張翰揚的人生因為廣播而燦爛,廣播也因為張翰揚而精采。

 

(◣與好友一起耍酷的翰揚。)

還記得,在我的碩士論文口試現場,翰揚同學拿著專業錄音機在台下頻頻變換位置,為的就是要找個好位置,用最清晰的效果幫我全程錄音。此情此景迄今猶歷歷在目,真是感動萬分。那一年,他的金鐘獎已經累積到9座之多。

 翰揚出生於1962年,筆者比他虛長2歲,巧的是同為10月27日生。然而,他已成就非凡,反觀自己竟是空轉了半世紀,仍然一事未成,真是慚愧之至,慚愧之至啊!

翰揚同學有時也會主持電台以外的活動與節目,今年10月到國立傳統藝術中心主持「亞太傳統藝術節」,有一次出場,突然頭戴狐狸尾巴,在聚光燈的照射下,還真是別有一番笑果,全場為之哄堂。原來翰揚同學也露出狐狸尾巴了,而且還是來自北亞國度的狐狸尾巴哩!

Share This Post

看妳這樣我好怕

 圖&文:陳木隆

 

看妳這樣我好怕─  

妳又病了 總是靜靜的躺著 那對小酒渦不見了 那抹笑意不再熟悉 

耳邊細語不再迴盪 枕畔呢喃漸漸遠去  那呢喃已漸漸遠去

看妳這樣我真的好怕─

那百代過客的短暫 只能陪妳走一段 那微不足道的一小段

曾幾何時 初次邂逅的甘甜悄悄然流逝 那雙睡眼不再含笑

看妳這樣我真的真的好怕─

氣若游絲的對話 無論白晝還是黑夜 總是那麼的羸弱 那麼的陌然

幾番風雨 幾許悲歡 在心海上激起陣陣的漣漪 緊緊圈繞……又緊緊圈繞……

令人無所遁逃

漾開深鎖的眉宇─

我於是明白 這一切早已天定  五百年前出發的軌跡 交集在今生今世 

戲就這樣開始了 只是……

有妳有我的場景 愈演愈單調 對白愈來愈乏味 戲裡戲外不再精采

回首不堪回首的那段過往─

漫漫來時路 像崩盤的那條股線 不知何時才能震盪上揚

仰天嘆問 上蒼無語 俯地細訴 大地無言……

這真是一個很難的課題 一個連天地都默然以對的難題

看妳這樣我好怕 我真的好怕─

怕曲終人散時 我們的戲依舊不精采 那個連天地都默然以對的難題依舊無解

好怕好怕在那有限的一小段 不知還有多久可以再陪妳……可以再守著妳……

我真的真的好怕 真的好怕

Share This Post

與西班牙仿古船「安達魯西亞號」相遇

 撰文.攝影:陳木隆

 ◣西班牙仿古船「安達魯西亞號」訪宜蘭。

不知是偶然,還是早已天定,西班牙仿古船「安達魯西亞號」在頭城烏石港作短暫的停留,掀起一陣旋風。筆者有幸能夠登船「一親芳澤」,手指猛按快門的同時,思緒洶湧澎湃,想像三百多年前大航海時代的冒險家那股豪情壯志。她的造訪,更對應出往昔烏石港檣桅林立、船帆蔽空的繁華景況,饒富歷史價值與意義。只可惜在短短3天的宜蘭之行,未能看到她揚帆破浪的風采,儘管芳蹤已杳,每每憶起這段人船「艷遇」,總有美中不足之嘆。

與「安達魯西亞號」相遇。 

「安達魯西亞號」為期3天的宜蘭之行,在9月23日下午畫下句點。停靠在頭城烏石港期間,帶來古意盎然的魅力,吸引一波波人潮爭睹風采,或大排長龍等著上船,或守在船邊觀賞、攝影。據宜蘭縣政府文化局統計,約有1萬2600人如願登船參觀;無法上船探訪的民眾,難以數計,徒留依依不捨之情。筆者以為,「安達魯西亞號」能有這麼大的吸引力,應該是與電影《神鬼奇航》古老情境的逼真催化有關吧!

 ▲如願登船的遊客,把握有限時間,盡情遊賞。

回顧歷史,早在17世紀大航海時代,海上強權之一的西班牙人,曾經來到宜蘭,並且在蘇澳上岸,迄今有些地名,仍與西班牙有關呢。現在,因為歷史的偶然,台、西機緣再起,「安達魯西亞號」恍若當時船艦的化身,帶著古船的光環,循著先人的路徑,經過地中海、紅海,穿過印度洋、太平洋,在大洋大海中航行了千浬、越過了萬浬,再度造訪宜蘭。

船上的大砲。 

雖然船上的加農砲已經變成了禮砲,而且還有空調和現代化的動力配備,並非百分之百的古味原貌,但她卻把人們的視野與思維拉向從前的海上冒險時代,留給人們無限的想像空間。想像傑克船長和海盜們從幽冥海境隱隱然來到烏石港,正要劍拔弩張地展開一場廝殺;想像她像潘妮洛普克魯茲般的西班牙美女,體態撩人地現身頭城;又想像航海家哥倫布正帶領一支船隊通過台灣海峽,對著寶島台灣之美發出陣陣驚嘆………。

 

船舵和甲板上的桌椅。

就這樣天南地北地胡思亂想一通,說是愛作白日夢也好,天馬行空思緒錯亂也罷,總之腦中世界無限寬廣,無拘無束、自由自在地翻動更迭,像一部部演不完的電影,看不完的戲,真的是自得其樂,樂無窮。 

隨著「安達魯西亞號」的到來,更令人想起烏石港的前塵往事。早在清朝時期,這裡曾是海運頻繁,商賈雲集的大港口,那種檣桅林立的繁華盛況,不僅是蘭陽第一大港,更有「石港春帆」的名詩佳句,成為蘭陽八景之一。後因西勢大溪(現在的宜蘭河)的大改道、美國角板船在港區觸礁沈沒,港口漸漸淤塞 ,從此鉛華褪盡,沈寂良久。直到最近幾年,新港建成,拜賞鯨和龜山島海上觀光旅遊之賜,風華再現。

 

在中秋節的夜晚,大批民眾守著「安達魯西亞號」,捨不得離去。

「安達魯西亞號」這趟宜蘭之行,在歷史長河中雖然僅是靈光乍現那麼短暫,卻在剎那間,滿載宜蘭人的熱情與真誠踏上歸途。只可惜,這艘嬌客從到來、靠港到離去,始終沒有揚帆迎風,未能留下那大航海時代的盛裝英姿,就像好不容易遇到仰慕已久的俊男美女,卻不能讓人欣賞到那一抹完全的俊、十足的美,叫人惘然若失。 

春天走了,還有再來的時候;翩然飛離的候鳥,也有重返之時;與「安達魯西亞號」緣起烏石港,也緣滅烏石港。她………離開了!繼續她的旅程,那種不是船過水無痕的旅程。期待不久的將來,能有再來的契機;也或許會有另一艘古意盎然的船隻,再度光臨,也說不定哩。

Share This Post

提供宜蘭新聞及宜蘭旅遊、住宿、美食、景點等資訊